新聞詳情

當前位置: 首頁> 農機食品

這就是真相!福州冷凍分割豬肉點擊查看

發布時間:2020-02-07 15:02:00

來源:網絡

福州冷凍分割豬肉點擊查看味同嚼蠟的一期,索然無味。

福州冷凍分割豬肉點擊查看

腦洞題,本來應該是開拓思維邊際的,可雙方腦洞的保守簡直讓我驚訝,甚至很多都給打成了煽情,是想告訴我煽情即正確嗎?正方哪怕是單純想想現在不可能未來可能的段子都不行嗎?

六個選手開的腦洞,個人覺得不如羅振宇講的那個“終局的好奇”和蔡康永“死亡后冷化”(這個本來是反方的點用在這里怪怪的)有意思。

所以我在此直接給出我自己的一些腦洞,有可能是反駁,有可能是純原創,在后面會分析下每個辯手。

辯題:臨死前,你會選擇冷凍自己送到100年之后嗎?

反方:

1、冷凍技術粗略估計,目前一年需要花費5萬元,如果是一次性繳納,那就是500w??蓡栴}在于,幾乎所有科技,都是在剛剛出現時巨貴,而之后會越來越便宜。

我現在冷凍需要一年五萬,可也許十年后冷凍的人,只需要一年一萬,我感覺很虧。

如果不是一次性繳納,也就是那筆錢會留在我某個我信任到可以托付生命的人的手里,每年先付著,等著什么時候降價了再買進??蛇@個過程中,如果他也生病了怎么辦?而他的病可能恰好是當前醫療水平能夠治愈的,只是需要花很多錢。

當然,我找的這個人肯定很值得信任,哪怕沒錢自己不治身亡,也會把冷凍我的錢,交給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這樣的話,100年后,我醒過來,知道這件事,會背負多大的心理負擔?

(這是個不那么好笑的段子,沒有邏輯,不好意思)

2、我也是土生土長的東北人,也知道東北人喜歡冷凍各種東西,那我想問一個問題:在什么條件下冷凍多長時間的豬肉的肉質最新鮮最好?

答案是:沒有冷凍過的肉。

哪怕是物理意義上的絕對零度,也依然無法阻止生命活力的流逝,也無法避免蛋白質一點一點地變性,遲或早而已,當一百年后我醒來,不管我如何,比起一百年前我沉睡時,我都是不新鮮的了。

豬肉,是在最新鮮的時候最好吃,而人,也是在被冷凍之前,才最真實。

3、如果這項技術真的成熟,那么所有想多活一段時間的人,都會選擇冷凍自己,直到能延續自己生命的科技被研發出來。

那地球會逐漸被特制的冰箱布滿,所有的電力,都用來維持那些活著的冰塊人的生命。

終于有一天,地球能生產的所有冰箱,都塞滿了人,接下來的不想死的人怎么辦?

把一個看起來生命體征最薄弱的冰塊解凍,把自己放進去?

生老病死就是自然規律,如果強求讓所有該死的人不死,只會耗盡地球的資源。

而在生死這件事情上,我相信人人平等, 即:對于未嚴重危害社會的正常人,不存在誰的生命比誰的生命還珍貴一說。

4、冰凍是對活著最大的折磨。

我身患重癥,選擇了冰凍,可一百年后我醒過來,發現我的病在那個時候依然無法被治愈,我怎么辦?

趕緊找人過來,簽一份協議,再凍一百年。

為了珍惜我所剩不多的生命,我必須盡快,快到可能都沒有時間去當時的米其林吃一吃那個時代的大餐。

我的記憶會變成:每一次我醒來,就要立刻前新一次的冷凍協議,支付高額的冷凍費用,甚至都沒有機會去問問那些我睡著之前在意的人的情況,就又陷入新的一百年的睡眠。

這樣的生活,雖死猶生。

5、一百年后,就算我適應了當時的社會,也一點都不酷。

不應該擔心自己不能適應一百年后的生活,是這一期正方三個人反復強調的。

我相信人的適應能力,可老實講,我很害怕這種適應,因為人適應新的東西,就一定會遺失一些舊的東西,正如今天的我們,沒有幾個人可以在不經訓練的前提下,像我們的祖先一樣爬樹。

我熱愛的事物,例如說唱,一百年后會發展成什么樣子,我真的不敢想象。

如果它發展得很好,那會紛繁復雜到讓曾經自詡精通的我無法理解,如果發展到近乎絕代,那我只是找了個地方孤獨。

正如那段流傳甚廣的對話所講:

我問我爸:為什么他會癡迷于那么落伍的東西?

我爸回答說,他只是保持著他像我一樣年輕時的熱愛罷了。

————

談談辯手的發揮和我記的筆記。(邱晨之前都是灌水)

福州冷凍分割豬肉點擊查看

卡姆:“一百年后,我就成了脫口秀界活著的祖師爺?!?/p>

他對這個節目存在誤解,就是觀眾是喜歡段子和幽默的,可這不意味著把那套脫口秀的東西直接搬運過來就可以。

他的段子的問題在于他太強調自己,而忽略了觀眾的感受。

龐博:這個世界上最難的一件事,就是融入一個完全不相識的世界。

龐博的內容就是經過了辯論內化過的,高度不提,有煽情有態度有觀點有笑點。

結尾那句還不錯:“我已經滿足了,我沒有遺憾了,我從容赴死?!?/p>

趙英男:人不是為自己而活,一線生機,讓活著的人有希望活下去。

幾乎完整的全程煽情,效果不錯,可惜沒有腦洞,只有腦凍。

冉高鳴:“愛我的人,都在這個時代,我為什么要冒這個險離開?”

諧音梗還是把我逗樂了:“我左邊放這個木乃伊,我就是個木乃二?!?/p>

主打煽情。

邱晨:不確定和圈層,是我們日常要面對的事情,我們從未有怕過。

“冷凍不是目的,蘇醒才是?!?/p>

這個點還是不錯的,讓人耳目一新,講的是這個科技能夠給社會帶來的改變,甚至延伸到了環境保護層面。

很多人都喜歡說的一句話是:“我死后,管它洪水滔天?!?/p>

如果有了這樣一個科技,確實可以讓我們很多人哪怕在臨死之前,也因為存有希望,而希望世界依然美好。

陳凌岳:冷凍會讓親人因為掛念,永遠無法把你放開。

對于死亡,你越逃避越恐懼,就無法真正面對死亡。

說的很好,邏輯很嚴謹,故事很不錯,可就是沒有嶄新的腦洞,仿佛雙方的想象力在這道題上都失靈了。

程璐:Deadline是第一生產力,而死亡是最終的deadline。

馮曉桐:面對死亡最難的,是完全無能為力的絕望。

龐博:哪怕在瀕死狀態,鵝鵝鵝戰隊依然在努力。

邱晨:復活榜。

復活榜這個算是最后的高潮吧,別的正賽里的內容不想多說了。

就是索然無味。

相比較而言,導師的發揮碾壓選手。

福州冷凍分割豬肉點擊查看

薛兆豐說:任何人都可以通過瀕臨死亡這件事情,來逃避抽離,那這個世界將無法期待。

蔡康永:過度醫療,讓我們那些本來早就可能會死的人,只是沒有死掉而已。

還有羅振宇很純粹的關于“終局的好奇”,講出了我們很多人小時候的想法。

反復琢磨,僅此而已。

————

原文首發于個人公眾號:踏雪尋塵

回復【往期辯題】,即可查看那些我為辯題開的原創腦洞。

讓我們一起,為每一個辯題,腦修成洞。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