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

/News detail

點擊了解!東營股權轉讓怎么收費

來源:網絡

發布時間:2020-02-07 14:51:30

東營股權轉讓怎么收費本文由李陽律師團隊提供,重點介紹了東營股權轉讓怎么收費相關內容。公司成立于至今,堅持用服務打動人心,用質量打造口碑,立志成為行業內的領軍。

東營股權轉讓怎么收費

鄭先生和王女士是同學,兩人相識相戀于大學校園。2003年,剛大學畢業的鄭先生與王女士登記結婚,并于2007年生育女兒鄭小妹。

婚后,在王女士父母的資助下,夫妻倆先后在北京朝陽區、豐臺區購買了三套房產(以下簡稱朝陽1號房產、豐臺2號房產、豐臺3號房產)。為了報答岳父母的資助,鄭先生夫妻出資170萬元,并以豐臺3號房產作為抵押,貸款180萬元,為王女士父母在同小區購買了一處三居室的房產。

鄭小妹出生后,王女士要求分房睡,夫妻關系開始惡化,經常發生爭吵。在此期間,夫妻倆努力地修復關系,但都無疾而終。后來,鄭先生認識了李女士,雙方確立了戀愛關系。鄭先生向王女士坦白自己的婚外情并提出離婚,王女士堅決不同意離婚,希望雙方繼續努力一下,改善夫妻關系,為孩子保留一個完整的家庭。鄭先生深為觸動,于是與李女士分手,決定回歸家庭,但他和王女士的婚姻生活沒有任何改善。2015年,鄭先生再次提出離婚,但王女士依然不同意,鄭先生遂搬出雙方的居所,在外與李女士同居生活。

2017年,鄭先生委托律師在朝陽區人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但王女士提出自己的戶口雖在朝陽區,但目前在豐臺3號房產居住,經常居住地在豐臺區,該案應由豐臺區人民法院管轄。法院經審理后認為,該案應屬豐臺區人民法院管轄,因此裁定移送。王女士此舉,意在拖延離婚訴訟進程,案件進展不順,鄭先生內心十分焦灼,他知道第一次起訴法院原則上都不會判決離婚。為了盡快推動離婚進程,鄭先生慕名來到家理律所,當天即辦理了委托手續。

辦案經過

鄭先生來到家理律所,找到易軼律師團隊時表示,情人李女士已經懷孕數月,他愿意凈身出戶,放棄一切夫妻共同財產,只希望盡快結束和王女士的婚姻,給李女士一個交待。易律師團隊詳細分析了當前的形勢,指導鄭先生盡快搬家,不要讓對方找到鄭先生婚外同居的證據。并表示如果只是離婚不分財產,易律師團隊有一定把握讓對方在第一次庭審時就答應離婚,同時鄭先生只需繳納基礎訴訟費用,鄭先生當即便辦理了委托手續。

委托后第三天,該案在豐臺區法院第一次開庭,易律師團隊出庭應訴。在庭審過程中,鄭女士依然不同意離婚,易律師團隊提交了鄭先生近三年來的租房合同,試圖舉證雙方已經分居將近三年。法官雖然當庭詢問女方:“都分居這么久了,還怎么過呀?”但是僅有租房協議,不足以證明雙方“因感情不和分居滿兩年的”,法院出于慎重考慮,自然不會判離。庭審接近尾聲時,易律師團隊對女方說道:“這次,我們可以什么也不要離婚,如果第二次起訴,我們就該分什么分什么了?!蓖徑Y束后,女方表示同意離婚,雙方當即辦理了離婚登記,鄭先生撤訴。

東營股權轉讓怎么收費

案件結果

鄭先生撤訴,雙方協議離婚。

家理律說

東營股權轉讓怎么收費

本案以較快的速度結案,滿足了當事人的訴求,但是其中有幾個重要的法律問題值得引起我們注意,一是管轄法院的確定;二是司法實踐中對“因感情不和分居兩年”的認定;三是如何從法律和道德兩個層面去看待分居后的婚外情。

第一,管轄法院的確定。從家理律師辦案的經驗來看,被告人戶籍地和經常居住地不一致的情況比較普遍,在起訴時如何選擇管轄法院非常重要。在本案中,王女士的戶籍地在朝陽區,但是她的經常居住地是豐臺區。鄭先生的訴求非常明確,以最短時間離婚,而他第一次委托的律師選擇在對方戶籍地法院起訴,對方正好利用管轄權異議來拖延訴訟進程,這讓鄭先生非常不滿。

結合民訴法和司法實踐來看,如果對方不提管轄權異議,部分戶籍地法院會繼續審理案件,也有部分戶籍地法院會依職權移送至經常居住地法院。王女士的態度很明確,就是不同意離婚,因此在戶籍地法院起訴,她必然會提起管轄權異議,但是直接去經常居住地法院起訴,需要提供經常居住證明,事實上這個證明并不好獲取。因此,離婚訴訟中存在被告戶籍地和經常居住地不一致的情況,當事人又急于結束婚姻關系,建議將分別起訴至兩個法院的優劣勢分析給當事人,讓當事人來選擇。

第二,司法實踐中對“因感情不和分居兩年”的認定。在司法實踐中,法院對“因感情不和分居兩年”的舉證要求很高。在本案中,鄭先生提供了三年的租房合同,王女士表示男方在外租房居住,僅僅是因為租住地距離男方工作單位較近。在部分離婚訴訟中,有當事人提供村委會、居委會或者物業出具的居住證明,試圖證明雙方分居的事實,這類證據一般不能獲得認可。因此,如果當事人想要證明自己的婚姻屬于“因感情不和分居兩年”的情形,除了證明夫妻倆已經分居兩年,還要證明確實是因為感情不和而分居,在司法實踐中很難完全舉證。因此,我們建議雙方簽訂分居協議來明確因感情不和而選擇分居的事實,以爭取日后在離婚訴訟中的主動地位。

第三,如何從法律和道德兩個層面來看待分居期間的婚外情。在本案中,鄭先生面臨的最大法律風險就在于他與婚外第三人同居已經構成法律規定的婚姻過錯。但是從道德上來說,鄭先生和王女士的婚姻存在問題,雙方經過努力也未能修復關系,鄭先生對第三人有了感情后,也選擇了向前妻坦承,并主動提出凈身出戶。從道德上來說,我們很難去譴責鄭先生。為了避免這種法律和道德上的沖突,鄭先生最明智的決定當然是,在雙方感情破裂時就選擇結束婚姻關系。但是,在辦案過程中,家理律師們意識到,中國人受家庭觀念影響極其深遠,盡管夫妻感情已經破裂了,但是依然愿意保留雙方的婚姻關系,營造出一個圓滿的家庭形象,直到夫妻一方已經和第三人形成了穩定的感情關系,此時再來處理婚姻關系就比較被動了。

案外說案

本案能夠快速結案,取決于易律師團隊豐富的辦案經驗和高超的談判技能。鄭先生的核心訴求是盡快離婚,為此愿意放棄全部財產,但對方卻堅持不離婚?;橐鲎杂墒俏覈橐龇ǖ幕驹瓌t,婚姻自由包括結婚自由和離婚自由,但是一方的離婚自由會受到對方意愿的限制。從實踐來看,被告不同意離婚,原告二次堅決的離婚訴訟一般可以結束婚姻關系。所以說,婚姻關系的解除只是時間的問題,易律師團隊的策略是以財產換時間,對方的堅持于雙方均不利,但是如何讓對方意識到這種堅持沒有意義,需要豐富的談判技巧。

我們通常認為,婚姻家事案件最好是采用談判和調解等溫和的方式來解決。但實際上,由于婚姻家事雙方當事人長期相處在一個屋檐下,形成了較為固定的優劣勢談判地位。十年以來,鄭先生一直在和妻子談判離婚事宜,但未取得任何進展,談判屢屢陷入僵局,其根源就在于鄭先生長期處于談判劣勢,妻子自始至終認為事態盡在她的掌握之中。專業家事律師介入后,通過精準快節奏的訴訟向女方施壓,打破了談判僵局,迅速扭轉了雙方固有的談判地位,同時也迫使女方正視自己目前的處境,做出符合雙方利益的決定。

文章推薦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爱彩乐 现场投票规则怎么写 湖北快三快三 燕赵福彩排列七 股票走势k线图 北京快乐8分析软件下载 福彩双色球开奖号码 七乐彩126期开奖号码 后二万能码48注稳赚 管家婆资料大全 江苏11选5微信群